紫薇地产官方微博

紫薇地产官方微信

手机版

沣云会 | 名家谈沣河——侯甬坚《沣河年轮》 发表日期: 2019-08-13  发布者:紫薇地产  来源:紫薇地产


微信图片_20190814161905.jpg

  侯甬坚

  陕西师范大学西北历史环境与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教授,博士生导师,博士后合作导师,学术兼职为国家社科基金学科规划评审组专家、中国地理学会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委员、《中国历史地理论丛》、《历史地理研究》、《中国人文田野》、《西部史学》《生态史研究》期刊/集刊编委等。

  清人有云:“两山之间必有水”。秦岭山脉东西横直千余里,那有多少山,山间夹着多少水?咸丰年间,客居西安、塾师为业的毛凤枝对此感兴趣,日渐写出《南山谷口考》一书,所记峪口东起潼关,西抵宝鸡,“凡得一百五十所”。南山即秦岭,谷口为出山峪口,日夜不间断流出的河水,那是关中平原百姓、庄稼地的生命之水。

  从南山峪口流出的水,如今日所见,前后汇入沣河的,有太平河、高冠峪河、沣峪河、潏河、石砭峪河、大小峪河,加上它们的众多支流,在秦岭北麓洋洋洒洒一大片,汇合后壮大了沣河的水势,给沣河中下游带来了平坦的土地和丰足的水量。

  回到西汉司马相如《上林赋》那“荡荡乎八川分流,相背异态”的描述,“终始霸产,出入泾渭,酆镐潦潏,纡馀委蛇,经营其内”四句,包含了东面之灞浐,北面之泾渭,西面之沣潦(即涝河),南面之潏滈八条河。在农田耕作、水利兴建的漫长岁月里,变成了滈河向西入潏河、潏河再向西入沣河,另一条氵皂河北去单独入渭的变迁结果。

微信图片_20190814161909.jpg

  土地是万物之本,也是民生和立国之本。1984年《新中国的考古发现和研究》报告书出版后,看到里面有“关中渭河平原是这支(仰韶)文化最发达的地区,这里的遗址多位于发育较好的马兰黄土上,特别是河流交汇处。……在沣河中游沿岸其(遗址)密度约与现代村落相等”的叙述,得知距今六千多年前,这片土地就被新石器时代的早期农人看中了,成为彼此安身立命的地方。

  进入上古三代,周人兴起于豳地和关中平原西部。殷商王朝虽然地处中原,在关中却有一个崇国为它效命。据《史记·周本纪》的记述,崇虎侯多次提醒殷纣王要防范姬昌(西伯)这个人,说他太会“积善累德”,吸引了诸侯,对商王很不利。等到西伯(后人称周文王)从商朝获得弓矢斧钺、征伐天下的权力,崇国也就保不住了。

  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有声》吟诵此事,“文王受命,有此武功,既伐于崇,作邑于丰”,这分明是说周人打败崇国后,就占据了沣河两岸最富庶的丰镐之地。渐渐地,在《大雅》诸诗篇里,从沣河岸边传来了众人修筑灵台的歌声——“经始灵台,经之营之。庶民攻之,不日成之”;西岸的丰京建好了,东岸的镐京又开始建,众人齐唱——“考卜维王,宅是镐京。维龟正之,武王成之”;后继的周王,有好些不恤民力,众人又唱道——“民亦劳止,汔可小康。惠此中国,以绥四方”(高亨先生译作“人民已经很疲劳了,应尽可能让他们稍稍喘一口气”,笔者译后两句“对我们这些周朝中央的人好一些,才容易安定四周的诸侯”)。

  那个时候(夏商周断代工程确定的武王伐纣之年为公元前1046年),人勤物丰的地方是沣河,民众吟唱动听歌谣的地方也是沣河,西周十二王执政于此,号令天下亦在于此。武王灭商建西周,为开国之君;成王在丰,心虑东土,派人再建洛邑(成周);成康二王之际,“天下安宁,刑错四十余年不用”;昭王南巡不返;穆王西巡,征伐犬戎;共王因故灭掉密国;懿王时出现“王室遂衰”现象;孝王、夷王无甚事迹;厉王以好利、暴虐、弭谤(不许国人议论自己)而闻名;不属于周王的共和执政,维持周王室统治十四年;宣王成人后执政,修政法祖,料民太原(掌握人口数),遭遇挫折;幽王无道,以烽火戏诸侯的荒唐事,结束了西周王室在沣河流域的那段历史。

微信图片_20190814161912.jpg

  此后的历史,翻开谭其骧先生主编的《中国历史地图集》,从第一册到第八册,注意看沣河流域的政区设置、交通路线情况,却所获甚少。从秦汉开始,有个叫鄠邑、鄠县的地名引人注目,因为它的位置就在涝河岸边,东面的土地归京兆府的附郭县管,沣河流域就不设县了。简言之,刘胤汉先生所著《秦岭水文地理》介绍沣河82公里长, 1460平方公里的流域面积上,历史上未曾设置过一个县级政区,反过来衬托出西周诸王在沣河下游的宗周(丰镐二京)生活过200多年,那真是历史的一种奇特而颇具深意之安排!

  再拿交通路线来说,从古长安到鄠县的道路,应该是出其城门西南行,斜插下去经过沣河之桥到达鄠县吧。1984年的公路里程图告诉我们,路线是从西安西行14公里到三桥,西南行23公里到大王,南下11公里到户县,真是没有怎么打扰沣河两岸“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”的民众。到2007年通车的西汉高速公路,那是从西安的河池寨西南斜下,经五竹、户县(2016年更名为鄠邑区)、余下,到了涝峪口,就进山了。

  沣河流域没有设过县城不要紧,这里的民众衣食无忧就好。过去没有交通大道也不要紧,那会少了许多兵荒马乱年代的骚扰。如《文王有声》所述“丰水东注,维禹之绩”一样,这块土地虽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,也在延续交纳皇粮、繁衍后代的历史。如《国风·周南·关雎》所述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;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一样,这块土地上的民众是在从容地生活,尽享着秦镇米皮、黄酒、秦腔眉户的人生乐趣,年轻人在收获着爱情。

微信图片_20190814161915.jpg

  1952年,作家柳青在潏河上游滈河边的皇甫村住下来,在日常生活中体察社会变化,最后完成了长篇小说《创业史》。记得小说里写的河流名叫汤河、漉河,汤河边有个下堡村,村里有个硬汉叫梁三。梁三对跟娘逃难来的宝娃说:“这稻地水渠里有白鹤、青鹳、鹭鸶和黄鸭,还有雁哩。你们渭北老家那里有吗?”这是那个年代里的实情。

  还有一年,陕西电视台播放电视连续剧《沣水绕过小长安》,一时间风靡了关中平原的大小市镇和村庄,这个“小长安”指的就是沣河岸边人声熙攘的秦渡镇。此镇东边靠近沣河,长安、户县来往者必渡之,所以叫作秦渡镇。说三个字挺啰嗦,许多人就简称它为秦镇。

  仿杜甫“秦中自古帝王州”之诗句,有了“终南自古多隐士”之新说。如若山里修道过于寂寞,三五隐者现身于出山峪口,进入秦川后北行,须经西安建筑科技大学(草堂校区)、西安电子科技大学(南校区)之地界,得见韩国三星电子工厂(三星城)、西安国际社区楼盘,远望沣东、沣西高耸入云的新城,该是怎样的诧异?

微信图片_20190814161918.jpg

  真若寻思今天的沣河为何这般精彩?还是因为年轮已经来到了2019年,社会发展进入到新时代。此时此刻,还是颇为怀念西周诸王居住于此的年代和生活情景,寄希望于考古、历史、地理、生态学者多做研究,何日找到周王们的住所,再现出甚为宽绰精致的住宅,三五成群,既不落单,亦不成群结队;再就是今日社区和新城楼盘周边的景致,与《诗经》时代的诗篇相比,又有了哪些异同。


上一篇:沣起了 | 沣河古今,梁家桥往事 下一篇:汇英才 薇时代!2020紫薇地产春招进行时!
西安紫薇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4432